你的購物車是空的
{{ (item.variation.media ? item.variation.media.alt_translations : item.product.cover_media.alt_translations) | translateModel }} {{ (item.variation.media
                    ? item.variation.media.alt_translations
                    : item.product.cover_media.alt_translations) | translateModel
                }}
{{ 'product.bundled_products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 'product.bundle_group_products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 'product.gift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 'product.addon_products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item.product.title_translations|translateModel}}
{{ field.name_translations | translateModel }}
  • {{ childProduct.title_translations | translateModel }}

    {{ getChildVariationShorthand(childProduct.child_variation) }}

{{item.variation.name}}
{{item.quantity}}x NT$0 {{ item.unit_point }} 點
{{addonItem.product.cover_media.alt_translations | translateModel}}
{{ 'product.addon_products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addonItem.product.title_translations|translateModel}}
{{addonItem.quantity}}x {{ mainConfig.merchantData.base_currency.alternate_symbol + "0" }}
蔡藍欽 /這個世界 紀念專輯 [典藏彩膠.透明藍]

蔡藍欽 /這個世界 紀念專輯 [典藏彩膠.透明藍]

全店,華納音樂官網全商品單筆滿 $1,000 免運

NT$1,390
{{shoplineProductReview.avg_score}} {{'product.product_review.stars' | translate}} | {{shoplineProductReview.total}} {{'product.product_review.reviews' | translate}}
{{amazonProductReview.avg_rating}} {{'product.product_review.stars' | translate}} | {{amazonProductReview.total_comment_count}} {{'product.product_review.reviews' | translate}}
數量
加入追蹤清單
一次最大商品購買數量限制為 99999
該數量不適用,請填入有效的數量。
售完

商品存貨不足,未能加入購物車

您所填寫的商品數量超過庫存

每筆訂單限購 {{ product.max_order_quantity }} 件

現庫存只剩下 {{ quantityOfStock }} 件

若想購買,請聯絡我們。
加入追蹤清單
商品描述

1964-1987


在沉默之前 為生命作永遠的追逐


他,22歲

鮮花與火焰的青春

當生命停止的剎那

沒有一句話,除了歌聲······

一個空前絕後的聲音

一位用生命思考的歌手

他以22歲的英年去世

却因12首好歌成為永恆


他的人

---- 在沈默之前 為生命做永遠的追逐。
「謎」

■ 22歲的句點
 這個世上,也許沒有人真正了解過蔡藍欽。不同的年代裡,不同類屬的人們選擇喜愛或習慣的方式
接近他不同面相的生活,游走於他遼闊的舞台。雖然彼此交換著台上的光和熱,却大多與光影和溫度
下的真實面貌失之交臂:環圍舞台四周的,仍是永恆而沈定的黑暗與靜默。

 蔡藍欽,國語通俗歌曲界一個乍起而猝逝的名字,在這狹小而豐饒的土地上,無數相似而實各獨立
的22歲青年中的一個。不同於許多走在西門町街頭,抑或恆春海濱的各色中國青年,22歲是他們一生
錦繡文章中的某一逗點,蔡藍欽的這一年,却是絕對的驚嘆、絕對的疑問,凝聚了驚險與幸運、大悲
與至喜,而終歸結成 一個慘白的句點。

 讓我們回到故事的源頭。當剛滿五歲的蔡藍欽,被滿懷寄望的母親,帶去坐在比他龐大許多的鋼琴
前面時,這個小孩無論如何,仍只是眾多台灣家庭中典型受呵護、期待的例子之一。要到八個月後,
他彈完別人學上一、二年的上下兩冊拜爾教本,滿一年便登台表演,大家才注意到他的不凡處。而這
不過是他斑斕的生命力的開始。

■ 宿命的遠因
 作為一隻O型的天蠍,蔡藍欽承繼了種種鮮明的特質:固執、熱情而神秘。正如要維持小學六年班
長的功勳,為了掙得老師口中「德智體群美」五育並進的代表,小小年紀的他,的確過早承受了成人
社會的爭勝與好強。 功課出色的小孩很多,才華洋溢的也不少,但要成功維繫住「執兩用中」的奧妙
兩者皆出人頭地的便不容易了。蔡藍欽他兩頭都要燃燒,面面都要光耀,從來不讓父母擔心,也從不
叫師長失望;他把問題全留給自己。

 「戰勝自己!」這念頭在心中永無休止地侵擾著他、激盪著他。是這不肯服輸、恣意大膽的個性,
使他在14歲那年初學單車時,整整一下午沒命地在台大運動場上繞圈,直到被同學抬回家門,兩條腿
腫到半月才消;是這個性,使他小學六年級在作伏地挺身時,不比別人強健的身體却一定硬撐到最後
一個,讓老師不忍再吹哨下去,也就不奇怪他會在剛剛學會游泳,便縱身躍入成人池最深的一頭,載
浮載沉地自己上路。當我們檢視這些不算神奇、却令人詫異的事實,才愕然發現:在他一往直前的執
著中,早埋下了悲劇宿命的遠因。

■ 完美的陰影
 他愛運動,却有個不為人知的心結媽媽知道:「從小學四年級起,比他小一歲的弟弟,在身高上開
始趕過他了。」他拼命跑、跳,嫺習於各式球類,却在青春期的末期頹然看清:那五、六公分無法企
及的差距。這件事對他的打擊顯然很大,因為在相濡以沫的童年裡,他向來是弟弟眼中唯一的神;他
在外面的世界追亡逐北,却也不懈怠地將自己務求完美的癖性,發之為對手足的督促。

 現在就讀於淡江大學的弟弟蔡淳回憶道:「從小我的壓力就很大,他是那麼強、那麼出眾。每次沒
拿好成績回家,我不怕爸爸媽媽,只怕他的眼神。這情況直到上大學後才好些,也許,他想我也就是
這個樣子了。」講到這裡,蔡淳的眼裡還有一絲熟悉的痛。

 考上台大,顯然是個重要的轉折。不但對弟弟的嚴厲減弱,連對自己也變得柔和。蔡藍欽跨進羅斯
福路上最高學府的低矮門牆,表面看來是完成了資優學生的又一程挑戰,但他却偶然地向至友招供:
「從小,我一直覺得自己很完美······但現在,我開始失去信心。」是什麼點燃了他的焦慮?是上了大
學,看見更開闊的世界、更卓絕的豪傑?還是在愈加受苦的身軀裡,意識到自己早衰的生命,已經不
能負荷過多的雄心?

■ 沈潛的瓶頸
 大學更寬敞的時空,開始他自由而特異的生活。他很少上課,不鬧戀愛,寧靜地待在喜歡的樂團。
令人驚奇地,他不愛唱歌;更正確點說,變聲期後沒有人知道他會唱歌。他只是別人眼中的鍵盤好手
罷了。不只音樂上,他幾乎是整個地不出鋒頭了,變得謙虛而自抑,像一般功課中等而保守的大學生
。他經常微笑婉拒不少校園的活動,卻狂熱地愛上跳舞------一個有運動、也有節奏的儀式;興奮而靦
覥地學習每一種舞步,擔任一個最殷勤盡責的DJ。也曾想要「拼一拼,把功課拉回前幾名」,但似
乎校外的唱片行、音響店、演唱會,甚或待在家裡,研究DX-7(電子合成器)電與聲波的交互作用,
都來得有吸引力的多。

 這時,他似乎面臨了認知的瓶頸。高中時一度想唸航空工程,大一也曾打算轉電機,記憶中他除了
向家裡堅定表明:「我不作醫生!」外,他忽然察覺自己在否定之後,迷惑了方向。以他的聰明才智
,要應付一般功課是綽綽有餘的,但在這火一般的年紀,烈烈的青春又要投向何處?「算了,以後隱
居起來吧。」一次他這樣低調地抱怨。

■ 生命的豪賭
 身體却不容他多作選擇。民國73年5月,他連大一下都撐不下去了,辦理了自己絕不情願的休學
。這個「退却」被以後的他視為恥辱,却無疑使他度過了一段 ------可能是一生中------最美好的時光。
當為了不遭勒令入伍,必須選擇另一間學校暫棲時家人全希望他就近考入台北工專就讀,他淡淡回答
:「何必佔人家名額?」這次他認定了最冷門的屏東農專的畜牧系。丙組的書本以一個月輕鬆讀過,仍
然一路高分過關斬將,到了國文科考試,他索性放棄作文,最後依舊是第一名錄取。既然不為唸書而
去,這農專的一學期成了南方的夢境,本來應該靜養,却被他用來貪婪地享用陽光、友情與音樂。這
大半年,他幾乎是與台北隔絕了。

 再回台大,無人了解他的病情,他也不願提起這段過去,只是開始延續南方練就的自立:打工、家
教,甚至背著家人去發傳單。對於一個家中原版唱片價值十餘萬的孩子,這一切當然都非經濟上的必
須,而是意志上的決定了。校園的朋友照舊看他笑容可掬,一襲輕裝便衫,熱情招呼而步履疾促。人
人從他這兒得到了輕鬆與暢快,雖然他不多話,也不讓你走近最後的欄柵,「他的確是個令人愉悅的
朋友,而且容易對人讚嘆。」朋友這樣描述著。

 但是,他的確累壞了。在家裡完全地倦怠,不能吃冰、多食稀飯,和夜以作日的顛倒散亂。蔡藍欽
真的在與造物主作一場豪賭,但從來沒有人看出。

■ 最後的衝刺
 我們說「英才早逝」,嘆息的是人物的精彩、死期之早至;對蔡藍欽而言,何其不幸應上這原本無
端的相剋,却又何其幸運能離去得沒有憾恨,作完他能力所及的最後一件大事:灌唱片。

 當「飛碟唱片」首次傳達出這訊息時,他的第一個反應是:「不!」不要曝光、不要出名、不要壓
力。怎麼能在好不容易平靜下來後,走上這一條路?除了弟弟和至友,在整個獨自掙扎的長考中,連
父母都不知情。從小他愛嚐試創新,為了證明自己不是沒有多樣的能力,現在面臨這成人世界的第一
個試煉,他却嚴重地恐怯了。最終,他在「留一個紀念,證明對音樂的愛戀」的念頭下安撫,言明「
不上電視、寒假錄音、暑假出片」的三點原則,開始他生命驛程中最後的衝刺。

 很難想像他胸臆中蘊積的文采與音符,二個月內一首首的作品以驚人的速度與面貌產出,是冥冥中
的諭示,還是多年浸煉的果實?他沒有日記的習慣,也不愛寫信,留下的這些歌詞,徒讓人目光一亮
轉瞬已成為他對人世最後的意見。又好像他平日低沈的嗓音,唱起歌來清越悠揚,又是多少人從來不
知道的。為什麼這些都像寶藏,而一切正要出發,他突然離開這世界,留在通往成熟與純美的起點。

■ 永恆的炫目
「Forever Young」是他鍾愛的一首歌,裡面有一段寫道:

有些如水,有些似熱,
有些是旋律,有些是節拍,
或早或晚,一切終將遠去,
為什麼他們不能----保持年輕?
毫無名目地長大是難受的,
我不願枯萎下去,似一朵凋謝的玫瑰,
青春像陽光下的鑽石,
而鑽石是永恆的。

 他成功了。不僅僅是因為他這積極剛健的22年中在「人」的角色上沒有失敗;也不只因為他終於勇
敢地選擇了「音樂」------他最初與最後的愛戀------作為一次生命實踐的形式;而無寧更因他畢竟在令
人眩目的正午,吐完了最後的芬芳。也許,他終究是不能忍受那遲暮的來到。

 一把吉他,一排琴鍵,一聲口哨。我們想問:藍欽,在另一個世界、另一片汪洋,另一處沒有假象
沒有憂傷的地方,你可安好?
他的歌

---- 我們的世界 並不像你說的真有那麼壞。
「這個世界」

 如同「不再想起」歌詞中,最後一段所說:「也許在即將消失的年輕裡,我只有幻想,沒有回憶。
蔡藍欽在這張個人專輯中,強烈流露出他對生活的敏銳寫照, 和企圖註解過去的野心。細審他留下的
作品,我們清楚看到:他不甘自限於通稱的所謂「校園歌手」,而努力達成「作者歌手」的痕跡。在
他明朗清晰的詞意中,同時面對了「幻想」、「回憶」與「年輕」,處理了一個當代台 灣學生稍嫌青
澁,却純淨真誠的心靈世界。

 從流行、民謠到爵士,蔡藍欽來者不拒的樂型接觸,和自小及長不間斷的樂器訓練,是他比一般校
園歌手開闊及精細的重要處。他的曲風,絕對不是「清新」、「純樸」這樣簡單的字眼,可以一筆帶
過;如同畫家對遠近比例的敏感,蔡藍欽對旋律、節奏近乎直覺的敏感,也有過人的天賦,曲式與小
節的安排雖不驚人,却極端正確,甚且常能峰迴路轉、出人意表。

 就像「老師的話」裡,尖銳的體罰、惡補與升學主義問題,以第一人稱的反諷姿態出現,控訴的氣
息反而更深入人心;又像「同樣的路」節奏剽悍,從歌詞到唱腔却透著冷冷自若的疏離;而描述青少
年成長的「他的話」,寫盡現代教育與成人價值的陰影,令人不敢逼視卻旋律柔美沈靜。蔡藍欽慣用
看似矛盾的筆法,重新拆解樂曲上的表象與真實,進而達到藝術上更深沈的餘韻。

 當聽者習慣拿 Don McLean, Jim Croce, 甚或Bob Dylan 等民謠大師的音樂,來形容蔡藍欽歌曲
中吟遊詩人的氣質,他自己深心偏愛的,却是像重搖滾樂團「Led Zeppelin」、「Deep Purple」,
華麗絢奇的「Queen」和美國加州搖滾代言人「Eagles」的作品。這不僅說明了蔡藍欽的潛質與
性情,在音樂上具有多樣發展的可能,也再次見證了他外表柔和謙遜的生命,藏有怎樣狂飆自許的烈
焰。

 作為一個作詞、作曲、演唱的新手,蔡藍欽本來足以我們付出更大的希冀,但現在他倉促而平靜地
離開塵世,使得開始也成為結束;只有這一張唱片保留了他不盡完美却彌足珍貴的音樂,紀念一段多
情的歲月,一個昂揚的中國少年。


180g / 12吋 / 331/3轉 典藏彩膠.透明藍
美國Black Belt Mastering 刻片
美國RTI 電鍍
台灣Mobineko壓片



A

出發
他的話
少男日記
同樣的路
校園美女
以為


B

老師的話
聯考族的假期
逝去
告別憂傷
這個世界



他的事

---- 人們細數 你那模糊的榮耀。 「謎」

民國53年 國曆11月15日生於台北市,長男,O型。

民國57年 三歲半即入西門國小附設托兒所。

民國58年 五歲生日後,從羅慶洲先生學鋼琴。

民國59年 畫作「舞獅」入選第一屆全國兒童美展。

民國60年 破例以未足齡考入「台北兒童合唱團」。入西門國小就讀,此後六年皆任班長,屢次代表參加作文、演講、繪畫等比賽,並為西門國小合唱團團員。

民國65年 寒假隨「台北兒童合唱團」赴美國、菲律賓訪問表演四十天。

民國66年 入南門國中就讀。

民國67年 國二後因功課壓力停學鋼琴,前後計九年。學會騎單車,視車如命,曾欲單騎環島為父親阻止。

民國68年 升上國三,因過度緊張患十二指腸炎,此後多病。

民國69年 與弟弟蔡淳開始收集西洋唱片,第一張為「PINK FLOYD」的「THE WALL」。聯考前傾三年儲蓄,偷偷買了輛變速跑車。仍以總成績第一名畢業,獲「市長獎」。考入建國中學。

民國70年 參加校內樂團,任鍵盤手,開始廣泛涉獵西洋音樂,並至校外有樂團駐唱之西餐廳聽歌。勤練游泳、跑步,年底全校運動會短跑項目獲第二名。

民國72年 聯考前百日加緊衝刺,考上第二志願台大機械系。

民國73年 大一下任吉他社熱門組副社長。卒因身體不佳肝、腎均有問題,辦理休學。復因兵役徵召,暑假再高分考上屏東農專畜牧科就讀。年底全校運動會再獲游泳第二名,短跑第三名。課餘並曾下鄉教授鋼琴。

民國74年 元月間復學台大,重讀大一下。

民國75年 暑假學電子琴二月,在此之前早接觸吉他、電吉他、薩克斯風、電子合成器等多種樂器。因朋友詹育彰引介,與「飛碟」結識,正式開始創作歌曲,第一首作品為丁曉雯演唱的「不再想起」。十月間「飛碟」提出錄製個人專輯構想,但未獲同意;至十一月達成協議後展開籌備,開始創作專輯中大部份之歌曲。

民國76年 寒假中進錄音室,農曆年後完成配唱。一週後,2月14日凌晨,因休克致心臟麻痺,送台大醫院不治,享年廿二歲又三個月。 3月8日,舉行火葬儀式。


≪製作人的話≫

 那是一個星期天的上午,我從電話裡得知蔡藍欽的死訊,頓時間,空盪的辦公室裡,我覺得有些暈眩......

 記得在去年九月間籌備"丁曉雯、林隆旋專輯"時認識了蔡藍欽,他給我的第一個印象是一頭亂髮、一付眼鏡和一雙破舊的球鞋,當時他帶來了他的作品「老師的話」、「謎」、「告別憂傷」、「逝去」等歌曲。我和吳楚楚先生被他的才華深深的吸引,也醞釀了製作他個人專輯的意念,但這個想法却被他所拒絕,原因是他不想改變他現有的生活,他要做一個真正的自己......

 在許多次的溝通之後,他終於同意在利用假期錄音,減少宣傳活動,以不影響課業原則下出版這張專輯。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在籌備的一個多月裡他不眠不休的寫出「他的話」、「同樣的路」、「這個世界」、「校園美女」等曲子,由於他這種驚人的意志力和創作能力,才使得這張專輯的內容更加豐富。

 可能是工作上朝夕相處,認識蔡藍欽雖然僅短短的半年,感覺却像熟識多年的朋友,他懷著一顆赤子之心,真實的記錄了他對人生、教育、愛情及許多週遭事務的想法,雖然他不幸的離開了人世,卻留給我們無限的深思與懷念......

樓文中 76.5.28


█ 重聽蔡藍欽:悲欣交集的《這個世界》█

馬世芳

蔡藍欽和金智娟、林強同年。他若活著,今年將滿五十三歲。

三十年後再聽《這個世界》,青春歲月的焦慮,被升學主義壓得喘不過氣的悲忿與自嘲,一樁樁狂妄浪漫卻又真誠無疑的夢想......,那個青年的歌聲,依然鮮活逼人。那些青春的糾結,又何嘗不是每一代人都在經歷的現實?我想,如今才認識他的聽眾,仍會被狠狠感動的。

一九八七年二月十四日凌晨,台大機械系三年級學生蔡藍欽在家休克導致心臟麻痺,溘然長逝。距他完成首張個人專輯配唱,才不過短短七天。上天像是跟我們開了個大玩笑,讓他永遠停留在二十二歲,再也不會變老。那年夏天,《這個世界》賣了十幾萬張,列名年度暢銷專輯,後來更被選入台灣流行音樂百張最佳專輯。

蔡藍欽短短的一生,活得盡興盡力。他是大人眼中典型的「品學兼優」,小學到中學永遠當班長,作文演講畫畫游泳短跑比賽也都名列前茅。聯考從建中到台大,一路過關斬將。從小學鋼琴,高中加入搖滾樂團彈鍵盤,也能技驚四座。上大學擔任吉他社熱門組副社長,辦了轟轟烈烈的跨校搖滾演唱會。再加上家境優裕,足以支應他發展興趣,蔡藍欽大學時代就擁有市價好幾萬的DX-7合成器,蒐藏價值十幾萬的原版唱片......,他簡直像漫畫裡走出來的完美角色。

但他的人生始終有著放不下的焦慮和壓力,再多獎狀獎盃都不足排解。之所以拼命在運動場表現,也是拒絕敗給自己多病的體質。

一九八五年,好友介紹蔡藍欽認識了「飛碟唱片」的同事,開始為同輩人寫歌。他用雙卡錄音機錄下demo,短短幾個月,寫了二十幾首歌。公司老闆吳楚楚聽到他的demo,覺得他的歌聲很有感染力,歌也寫得好,提議為他錄一張個人專輯,蔡藍欽竟一口回絕:他不想再出鋒頭,不要再有成名壓力,只想過好自己的生活。唱片公司苦勸許久,總算以「留個紀念」的心情說服了他,講好不上電視、不影響學業,寒假錄音,暑假出片。

幸好飛碟唱片不放棄,幸好蔡藍欽動了心念,不然,我們就聽不到《這個世界》了。這張專輯所有歌曲,是短短兩個月內寫出來的,他果然信守諾言,全力以赴。雖是生平第一次錄唱片,他的歌聲清朗自信而真誠,並不顯得青澀。作品詞曲咬合和敘事節奏都相當純熟,很難想像他寫歌還是新手。蔡藍欽的歌,少有陳詞套語的文藝腔,質地明朗透亮。除了自己的詞曲,專輯也收錄了兩首弟弟的歌,詞人姚若龍、陳克華各貢獻一首歌詞,當年他們都還是二十出頭的小青年。想想那時的唱片業,確實洋溢著青春早熟的氣息。

專輯中許多歌曲,後來都成了膾炙人口的名作。壓軸曲「這個世界」,已是不朽的經典。你得走過谷底,凝望過深淵,懂得黑的顏色,才知道珍惜光亮和溫暖。蔡藍欽深知箇中甘苦,方能從惘惘的虛無中仍然尋到力量,寫出一首悲欣交集、最最美麗的歌。





如今九○後、○○後的青年,還知道蔡藍欽的人,應該不多了。願他猶然青春的歌聲吹進更多年輕的耳朵,重新提醒我們:這益發蒼老、擁擠的世界,只要我們願意,或許可以讓它變得並不那麼壞。

(改寫自「音樂五四三」蔡藍欽逝世30週年紀念特輯節目筆記)
送貨及付款方式

送貨方式

  • 物流配送

付款方式

  • LINE Pay
  • 7-11 取貨付款
  • 全家取貨付款
  • ATM 虛擬代碼繳費(需持代碼至實體ATM或網路銀行繳費)
  • 超商條碼(需持條碼到超商櫃檯繳費)
  • 超商代碼(需持代碼至超商印出帳單繳費)
  • 網路 ATM(需外接讀卡機)
  • 信用卡(支援Visa, Master, JCB)
顧客評價
{{'product.product_review.no_review' | translate}}